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anif

电影,只属于心存感恩的孩子。

 
 
 

日志

 
 
关于我

唯导演论食死徒。理智,请鞭笞我的灵魂。

网易考拉推荐

来自巴黎的温暖盛宴——《Ratatouille》之映像记忆  

2009-07-03 10:26:20|  分类: Movie Studio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为楔子的开场白:几句闲话

语言的魅力在于它拥有令其他符号望尘莫及的对无形事物的精准描述功能,一个梦幻的异想世界可以借助字汇的建构首先真实地呈现在笔者眼前,进而介入阅读体验。现在,希望我的间隔式文字能够跨越头脑障碍营造视觉通感,为所谓想象,提供临时通行证——巴黎某个远离工业危机的无名小镇,余辉将最后的光亮灌注到睡意正浓的麦田上,像环绕在剧院外周的香颂,柔和、浓郁、沁人心脾。小乌鸦的飞行课程在父亲慈爱的笑容中暂停。男孩儿,委屈的眼泪仍旧湿漉漉地挂在被污泥蹂躏过的瘦小的脸蛋儿上,母亲放下厨具,回望狼狈不堪的儿子,微笑着接纳了这个受人排挤的小流浪汉。此时,黄昏阑珊,简洁舒适的家里,充盈着法式杂菜堡诱人的香气……

 

2009年7月3日 - Hanif - Hanif

 

线索A(内容)

1、关于主题的延伸——“你可敢在苍茫人海间,群离居索,傲然挺立。像一朵无意吐芳的花,冷视西风扇动的羽翼。”

梦想是一个讨巧的话题,而现实的刻薄与专制则当仁不让地成为衬托“前景”的背投。那句“Good luckforward.”如同倾倒众生的绝代佳人,令时常以冷静(冷静并非理智)自居的在下也叹为观止。奔走在追梦的旅途中,没有谁可以幸运地获取预测未来的资格。因此,即便再妄自尊大的梦想家也不敢挑衅“已然”命运——悲观主义者认为,dream只是调侃自我的工具,是涉足死亡之前最开胃的冷盘,是渺小的人类唯一一项堪与上帝比肩的竞技运动。但一只在暗无天日之境苟且偷生的名叫Remy的小老鼠,却以其匪夷所思的行为直咄咄地回击了那些极悲的论调,以略显神经质的口吻——料理无难事,换句话说,即梦想可成真。(忽略客观付出)当下的世界只是缺少一位英雄,一位散发着仓廪气质的以挽救堕落梦想为己任的柏拉图主义斗士,一只冒充厨师的老鼠。

 

2009年7月3日 - Hanif - Hanif 

 

2、情节剧——“我不能选择最好的,最好的选择了我。”

华丽的悲剧与平庸的正剧,哪一个更为观众爱戴?大部分无法摆脱小资情绪的青年会在毅然决然地选择前者的同时,为撇弃后者而捶胸顿足。也就是说,依照一个正常人的正常观影心理来看,悲喜参半的剧情可以在不同程度上满足不同观众对臣服于他人之创造的快感,而完满的结局则体现了众望所归的商业噱头。老牌动画垄断集团迪斯尼也正是借用这种惯性以掌控世界儿童的“成人心理”,从而帮助孩子们完成青春蜕变。(即便这种“甜蜜的谎言式的协助”为蒂姆.伯顿所不耻)回归《Ratatouille》——又一个由无名鼠辈化身为孤胆英雄的绝代传奇,在这个试图没落却格外耀眼的世俗神话中,Remy的成功验证了一个真理:使命会自动搜索到与之对位的主人,当它附着在那人的魂灵上时,灾难和希望会一并降恩于他,随即敦促其展开平凡而伟大的冒险。在此,不想对所谓情节剧模式套用之理论加以辩驳,毕竟,一波三折后修成正果也不过是人类之于艰难世事的寄托罢了。

 

2009年7月3日 - Hanif - Hanif 

 

线索B(形式)

视听方案:由于动画片的艺术形式有别于其他类型片,(非真实场景)因此,在接下来的讨论中,该片的“听觉”效果将占据我更多的叙述空间。

(1)       画面——“黄的紫罗兰,紫的紫罗兰,开作一片,又彼此分明。”

 从传统意义上来讲,动画应该是一场彻底的视觉盛宴。极尽形色之能事营造光怪陆离的空间造型本身就是对电影艺术之于美学贡献的致敬,借助3D力量帮助画面突破框架局限也是动画事业义不容辞的责任。在本片中,画师(及后期制作者)恰到好处地运用了颜色的搭配,在突显异国情调的同时,又吻合了亚洲观影人士对色彩意蕴的要求,柔和、温暖、艳丽,层次分明的张扬——“野大黄和山茱萸,谈兴正浓,一边享用,秋天暖暖的日光浴。”

 

2009年7月3日 - Hanif - Hanif

 

(2)       声音(音乐)

1、主题曲——“那低沉而颤抖的鸣啭深深地感染了我。”

    Le festin,《Ratatouille》的主题旋律,柔润温婉的吟唱,简单干净的声音却包孕着摄人心魄的力量:“我心中酸苦渴望成功因为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没人可以说追求梦想是我做不到的事……我欣然面对新的命运,以往躲躲藏藏,终於自由,飨宴就在不远处……”尽是些诚挚坦然的短句,与幽静跳跃的音符组合出的并非令人垂涎欲滴的法国大餐,而是足以饱腹且别具匠心的新式杂菜堡,反复听来,竟叫人泪流不止了……梦想原本遥不可及,却于瞬间触手可得,那时,我们似乎会忘记之前暴发户式的信誓旦旦,反而能够以坦然语调对她说:“很高兴见到你啊,我的朋友。”我想,掩藏在那润雨般清丽的音律下的,便是这种美梦成真的滋味吧。

 

1、  爵士乐(第二主题)——“我想我们是在老鼠窝里,在那里死人连自己的尸骨都丢得精光。”

莫名其妙地,从艾略特的这句诗中,我读出了脱冕式的狂欢气质,一如影片中断续出现的爵士,以调皮的伪潇洒挑逗着世俗的嘲弄,RemyLinguini都不可避免地成为那些弹唱的主角,只不过,在那些曲乐中,Remy的“主动发言权”更显“被动”,而Linguini的“被动优势”更加“主动”而已。

 

符号——“巴黎从不把自己交给匆忙的人,她属于做梦者。”

埃菲尔铁塔,为什么又是你呢?仿佛世人一提到巴黎,最先想到的便是那里——令法兰西骄傲的凯旋门、路易十四的凡尔赛宫或满目琳琅的卢浮宫……这些伟大的同属巴黎的符号都无法替代“铁姑娘”的地位。在法国人心中,埃菲尔究竟意味着什么?梦想的所指吧,大概。那是照亮梦旅人夜路的一轮明月,抑或游荡在梦想家潜意识中的斑斓围墙,这就不难解释RemyLinguini(尤其前者)在遥望铁塔时那种近乎沉醉的眼神了。

 

2009年7月3日 - Hanif - Hanif

 

杂记:我习惯以难得一见来形容《Ratatouille》,虽然这在大部分人看来这是不可思议的荒谬评价。每每听到科博那句“给我点惊喜吧”,我便会不由自主地泣不成声,并将造成不可收拾的局面。到现在我仍旧搞不清楚,究竟,我是在羡慕他人,还是在怜悯自己。(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enyi Wang)

  评论这张
 
阅读(3214)|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