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anif

电影,只属于心存感恩的孩子。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北京市 海淀区 双子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唯导演论食死徒。理智,请鞭笞我的灵魂。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圈子列表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无目的发泄

2012-8-3 22:33:11 阅读4913 评论16 32012/08 Aug3

人心如何分辨,我一直不懂。小时候,以为别人的微笑就是友善,冷脸就是敌意,现在依然这样大胆地以为着。这拒绝成长的态度像一把利刃,不分时间,无论地点地胡乱砍劈,我躲避不及。岁月总希望教会我哪怕一两招的防身大法,可天性愚笨的我却只能一味受伤,靠着不强的自愈力结痂伤口。是不是每个人都是这样长大的呢?等伤口结的痂到了足以成为护身甲的厚度,再没有任何利刃刺得穿、砍得透,终于不知痛为何物,到那时,再藏在坚硬的盔甲中,长长舒一口气,然后静默地过完麻木的后半生。是不是人类的成长设定都是如此?

我会用心,所以会欣喜、难过和愤怒,不过于我所欣喜、难过和愤怒的对象而言,我的一切感情皆因不可见而变得徒劳,想来简直荒唐。

令人不快的事件只会因岁月的前进而堆积,每次事发后,都希望找到足以搪塞自己的理由,期盼着心中的烦闷能够以哪怕一秒的“开窍”为契机而被释放,直至烟消云散。但事总与愿为,那些我原以为会慢慢消失的东西却一次次地变成丑得要命的伤疤,就那样永远地印在我原本干净的皮囊上,每一条疤都会狞笑,轻蔑我的意志,嘲讽我的坚守。

最让我哭笑不得的是,我发现,最近,我的感官能力正在慢慢退化,总感觉动脉处被插了一根很细的管,有什么东西正顺着这管,被慢慢地抽离出我的身体,我试图阻止,却无可奈何。那种无可奈何就像是身体的某个部位沾了一根头发,你不停地拂过那个部位,你以为头发被拂了下去,但你的皮肤告诉你它还在,你再拂几次,依然无果,只好借助视觉的力量寻找,但你根本找不到,于是你开始怀疑,是不是真的有那根头发。那种痒痒的触感让你心绪不宁,到最后,你干脆不理会,但那根让人厌恶的头发却会在被风刮走、被行人蹭走或被你发现之前,一直停留在你的身上。

作者  | 2012-8-3 22:33:11 | 阅读(4913) |评论(16) | 阅读全文>>

爱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侦探,超我的独角戏

2010-1-26 13:29:24 阅读6777 评论15 262010/01 Jan26

题外话:我至今仍在探寻数以万计的国人沉迷于“狼与羊”情结的社会根源——或许,就中国动画产业当下的发展状况而言,这种情结的存在势必会加快国产动画复苏的速度,但中国儿童的视觉营养呢?那个曾经因经典荧幕形象与高超动画技术而启发无数外来者的辉煌时代,难道已经陷入“巴比伦式”危机?亲历《漆黑的追踪者》的无人问津,再回想《喜羊羊与灰太狼》的高朋满座,作为国人,我是自豪的;但作为关注中国电影事业发展前景的一份子,又是困惑的。《漆》的票房黑洞大致归因于以下几点:宣传力度不够。很少有人清楚柯南新的剧场版会在近期上映,这就牵扯到下一点,即广电总局从来没有给过它们上映的机会。再者,就是《阿凡达》、《三枪》、《十月》等一批国内外巨资电影抢夺了小成本影片的市场。(今天发现《邻家特工》的观影人数也少得可怜。看来,如今的票房需要的是金牌导演与大制作的双重保险。)还有,应该是个别人过于敏感的民族自尊心,他们的格言是——我们可以接受美国的视听轰炸,但绝对拒绝日本。当然,也有一个普遍存在的原因,那就是大多数人认为花几十块去消费一次可以在youku上免费重复看数十遍的片子是缺乏经济头脑的表现。这一点可以理解,因为若不是今天开题答辩异常顺利而心血来潮想去祭奠一下我那逝去的豆蔻年华的话,我也是断不会浪费银子去看那场配音(非刘杰)版的《漆》的。老实说,那个配音,让刚才的观影经历像是一场冒险……不过,至于《喜》会变成中国电影市场上黑马的原因,于我,还是不明了的。但我仍然单纯地期待着我国动画片进军国际市场的日子——喜羊羊来了,国产动画的春天还远么?

不管怎样,琴酒还是很帅的。(*^__^*)

正题

作者  | 2010-1-26 13:29:24 | 阅读(6777) |评论(15) | 阅读全文>>

镜语镌刻的人性史诗——陈凯歌导演创作论

2009-8-19 14:27:52 阅读7843 评论23 192009/08 Aug19

美籍华裔著名电影导演陈凯歌,1952年8月12日生于北京,是第五代导演的领军人物,至今仍为惟一获得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的华人导演。在第47届希腊塞萨洛尼基电影节上获得终身成就奖。

从《黄土地》到《霸王别姬》,从《无极》到《梅兰芳》,陈凯歌在映幕前淋漓畅快地书写着由个人缔造的传奇史诗,在个体的命运中映照中国历史乃至政治格局的变更。《黄土地》仅仅把故事当作外壳,它通过超时空的开拓,抒发了作者对土地、对人民的赤子之情。影片在摄影、色彩、造型、构图等方面也出了大格,然又无不内蕴深意。影片以土地、民俗文化与人物的三者统一,以叙事因素、隐喻因素、抒情和哲理的三者统一,表现了陕西高原古朴、苍凉、深厚的民风,表达了创作者对民族特性、农民命运的思考。90年代,陈凯歌拍出大异于以往风格的《霸王别姬》。影片借助于几位京剧演员人生、命运的曲折展现对人的生存理想与现实存在着的永恒矛盾做了哲理的探索与阐释。影片因其娴熟的艺术技巧及内蕴的丰厚的东方化的人文主题获法国第46届戛纳国际电影节金棕榈大奖等8项国际奖。

一场戏梦,二三情愫。如今,斯人已逝,不过空留怀念罢了。

《无极》是一部颇受争议的影片,但抛开其叙事败笔,《无极》确实堪称民族电影的一面旗帜——它不仅具有了电影视听语言的超强体验,而且还具有一种动人心魄的精神力量。陈凯歌电影一以贯之的文化气韵与穿透影像表层的思想,赋予《无极》的意义已经远远超越了电影经济学的境地,然而影视叙事功能的削弱却令陈遭遇了影片市场的滑铁卢。2008年的《梅兰芳》透过一代大师的孤单刻画出了舞台上的不朽魂灵,同时也显露出了导演携誉而归重整旗鼓的心境。

作者  | 2009-8-19 14:27:52 | 阅读(7843) |评论(23) | 阅读全文>>

胶片,知觉复制者——关于《姐妹、幸福的平衡》

2009-7-8 10:55:38 阅读6502 评论4 82009/07 July8

       迄今为止代表着意识流文学最高成就的作品《追忆似水年华》由其作者——马塞尔.普鲁斯特在“玛德莱纳小蛋糕”味觉记忆的催生下构建而成。文字可以记录残存的感受,而胶片却可以复制急促流走到时空黑洞中的知觉:这正是我痴迷于这种艺术形式的原因所在。现在,我想尝试着体验普鲁斯特式超脱物质摆布的墓穴中的野游。

     《姐妹、幸福的平衡》是女性主义电影作者玛格蕾特·冯·特洛塔的代表作。本文片段明显呈现出交叉式蒙太奇的经典结构——周遭的黑暗掩盖不住琴声勾勒出的轻柔光晕,爱情在随性的诗句和被宠爱的嬉戏间渗透到岁月精髓中,浅淡、甜腻,伴有飘忽不定的暧昧。这种感觉带我回到童年摇曳的机械游戏上,在摆荡的“海盗船”里,人们被迫重复着单调的起伏,即便如此,却始终充斥着匪夷所思的惊喜;年轮规定了树的年龄,如同皱纹会划破令人艳羡的年轻。德勒兹这样解释尼采的“永恒轮回说”:“永恒轮回中的同一物描述的不是轮回之物的本质,而是不同之物轮回的事实”。个体生命本身不存在轮回的可能性,然而却全部充当着轮回戏剧的主角。因此,生活又走向沉闷的反复——“停格”是亲情的命令,又或者,是姐妹间的嬉闹。最让人难以忘怀的还是姐姐趋车“调戏”妹妹的场景:俄式电影中具有象征意义的白桦林、镜语中情感的轮廓逐渐明朗。“就这样一直生活下去,在和姐姐的世界里”妹妹天真地思忖着,忽视了姐姐潜在的“背叛”。

就这样一直生活下去,在和姐姐的世界里。

在特洛塔的监视器中,探讨女性之间的关系,远比传

作者  | 2009-7-8 10:55:38 | 阅读(6502) |评论(4) | 阅读全文>>

来自巴黎的温暖盛宴——《Ratatouille》之映像记忆

2009-7-3 10:26:20 阅读3214 评论12 32009/07 July3

作为楔子的开场白:几句闲话

语言的魅力在于它拥有令其他符号望尘莫及的对无形事物的精准描述功能,一个梦幻的异想世界可以借助字汇的建构首先真实地呈现在笔者眼前,进而介入阅读体验。现在,希望我的间隔式文字能够跨越头脑障碍营造视觉通感,为所谓想象,提供临时通行证——巴黎某个远离工业危机的无名小镇,余辉将最后的光亮灌注到睡意正浓的麦田上,像环绕在剧院外周的香颂,柔和、浓郁、沁人心脾。小乌鸦的飞行课程在父亲慈爱的笑容中暂停。男孩儿,委屈的眼泪仍旧湿漉漉地挂在被污泥蹂躏过的瘦小的脸蛋儿上,母亲放下厨具,回望狼狈不堪的儿子,微笑着接纳了这个受人排挤的小流浪汉。此时,黄昏阑珊,简洁舒适的家里,充盈着法式杂菜堡诱人的香气……

线索A(内容)

1、关于主题的延伸——“你可敢在苍茫人海间,群离居索,傲然挺立。像一朵无意吐芳的花,冷视西风扇动的羽翼。”

梦想是一个讨巧的话题,而现实的刻薄与专制则当仁不让地成为衬托“前景”的背投。那句“Good luck,forward.”如同倾倒众生的绝代佳人,令时常以冷静(冷静并非理智)自居的在下也叹为观止。奔走在追梦的旅途中,没有谁可以幸运地获取预测未来的资格。因此,即便再妄自尊大的梦想家也不敢挑衅“已然”命运——悲观主义者认为,dream只是调侃自我的工具,是涉足死亡之前最开胃的冷盘,是渺小的人类唯一一项堪与上帝比肩的竞技运动。但一只在暗无天日之境苟且偷生的名叫Remy的小老鼠,却以其匪夷所思的行为直咄咄地回击了那些极悲的论调,以略显神经质的口吻——料理无难事,换句话说,即梦想可成真。(忽略客观付出)当下的世界只是缺少一位英雄,一位散发着仓廪气质的以挽救堕落梦想为己任的柏拉图主义斗士,一只冒充厨师的老鼠。

作者  | 2009-7-3 10:26:20 | 阅读(3214) |评论(12)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